读书者小说网 > 大唐长公主 > 第28章 皇家有女28

第28章 皇家有女28

        028

        李沄迷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手里拿着薛绍给的梨花苑地形图,        对着前方的小湖泊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    湖水碧绿,湖边杨柳依依。

        树阴照水爱晴柔。

        景色是不错的,        可谁能告诉她,明明应该是忘忧堂的地方,        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小湖呢?

        槿落和秋桐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望着前方水光潋滟的湖面,        神色也是难掩错愕,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,        薛小郎君会不会记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沄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公主默了默,面无表情地将手里的地图交给了上官婉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低头看着被塞到她手里的地图,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公主又看了一眼那张地图,        语气很是复杂,“这张地图就是错的,        收起来吧。等我回宫后,再亲自去向薛绍表兄道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槿落和秋桐对视了一眼,        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公主要亲自向薛小郎君道谢?

        想想她们头一次陪公主去上阳宫的时候,小公主就在城阳长公主面前又是背百家姓,        又是背千家诗,        连论语都搬上阵了,        弄得才学会背百家姓的薛小郎君一脸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公主说回宫后要去找薛小郎君道谢,        怕不是要把薛小郎君欺负哭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沄却没管槿落和秋桐怎么想,她只是想都怪她昨晚被小薛绍贴心的举动感动坏了,        前两年城阳姑姑带着三岁的薛绍到洛阳居住,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薛绍就算来过梨花苑大概也没把这园林走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三岁的薛绍,        就算体力好到能把园林走完,        两年之后还能记得多少啊?!

        她昨晚还在赞叹说薛绍表兄怎么跟信鸽一样有自动定位的特异功能……是她被可以出宫玩的兴奋冲昏了头脑,所以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公主默默地检讨了一下自己,然后又把薛绍表兄在她心里的可靠度和可信度调低了一点之后,笑眯眯地说道:“没事,迷路就迷路了,反正都在梨花苑里,我们这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槿落和秋桐顿时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沄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她刚刚带着槿落秋桐七绕八绕的,大概都被绕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沄将希望寄托在小才女上官婉儿身上,“婉儿,你认得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眨了眨眼,斟酌着说道:“大概认得一些……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是个才女,又早慧,李沄对小才女的认路能力并没有多少信心,可她对自己的认路能力更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横竖都在梨花苑里,就算真的没找到路,天黑了不回去城阳姑姑肯定会派人来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怕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李沄就跟上官婉儿说:“那婉儿带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眉头微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沄笑容可掬:“没事,没走对也不怪你。今天天气好,城阳姑姑的梨花苑风景也美,就当是在玩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也是出来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被薛绍表兄坑了一把,迷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酸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看着李沄的模样,轻轻点了点头,跟秋桐一起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槿落走在李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沄看着前方的小女童,六岁的年龄,超乎年龄的老成持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掖庭那两年的生活,无疑在上官婉儿的心里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李沄平时对上官婉儿并不苛求,还时常逗着她玩,可上官婉儿大多数时候还是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独自待着的时候眉目冷冷淡淡的,可是跟别人相处时,小女童就像是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似的,很会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槿落和秋桐就特别喜欢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这些事情,李沄并不想多管。她的父亲和母亲都贵不可言,别人怎么折腾蹦跶,也蹦跶不到她的头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生来住高楼,有人生在在深沟。

        生在黑暗里的花,也会盼望能在阳光下盛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沄一边想着事情,一边漫不经心地在花香满径的小路上走着,忽然走在前面的秋桐和上官婉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:“公主,您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沄:????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秋桐压低了声音,像是做贼似的压低了声音,“有人声,是一男一女,似乎在吵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沄愣住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有人在吵架,可是谁那么无聊会在城阳姑姑的梨花苑里吵架呢?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还是在这样偏僻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公主觉得她会出现在这儿,完全是被小薛绍充分发挥主观想象力的地图坑了,可那一男一女会出现在这儿吵架……那理由可就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卦之心,人皆有之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脑补的理由太多,李沄顿时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槿落秋桐说小点声,我们过去听一听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站在原地,抿着嘴笑的模样有些俏皮,她小声提醒道:“公主,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公主嘻嘻笑着摸了一把上官婉儿的嫩脸,随即正色反驳道:“就是非礼我才要去。万一这两人在这儿打起来或是做了什么有害风化的事情,岂不是玷污了城阳姑姑的地方。为了城阳姑姑,我必须得去看一看,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婉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槿落和秋桐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小公主跟做贼似的蹑手蹑脚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,没走几步,忽然停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她本来就是想去找贺兰敏之兄妹的,这会儿倒是好,这兄妹俩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时日不见,不得不承认贺兰氏又出落得更加动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初见时少女含苞待放,楚楚动人,如今再见,那个还稍显稚嫩的少女摇身一变,已是妩媚妍丽的模样,一颦一笑,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得漂亮的小姐姐就是好,即便是气急冷笑,也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贺兰氏跟兄长跑到这人烟稀少的地方,是在吵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李沄想了想,朝身后几人做了个止步的手势,她仗着自己如今个子矮小,就放轻脚步绕着路旁的矮灌木走,躲在离贺兰敏之兄妹俩旁不远的花丛下偷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如今能为你做主的母亲和外祖母都已去世,你还能怎么办?我们的那个皇后姨母,可不会愿意让你进宫去。长兄如父,你就听阿兄的,同意跟杨家的亲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敏之穿着一身月白色常服,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站立在前方的空地,容貌俊秀,身材挺拔,映衬着身后青黛的山色,仿若画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李沄对这对兄妹都没什么好感,也不得不承认,韩国夫人生的这对儿女,真是神仙颜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看着兄长,后退了两步,“不,我不嫁。如果我不能进宫,我就宁愿这辈子都不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敏之皱着眉头,沉声说道:“阿妹,如今不是你任性的时候。我已经答应了杨家的提亲,他们会择日上门请期娶你过门,都这个时候了,我不容许你再任性!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闻言,嗓门差点破音,“我任性?分明是你把我当成交易的工具。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对秀娘觊觎已久,早就想跟她父亲提亲,只可惜人家看不上你,人家看上的是当今的皇太子!而你这傻子,居然还想把妹妹嫁给他的儿子,讨好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丛下的李沄支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哈,瞧她收获了什么惊天消息!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敏之惊讶地看向贺兰氏,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冷笑,她似乎已经被兄长逼得有些歇斯底里,只听得她语气刻薄地说道:“想不明白我是怎么知道的吧?有一次你在屋里喝多了,我去扶你,你把我当成了秀娘又抱又亲,还喊什么心肝宝贝,也不嫌丢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外祖母去世,皇后让秀娘的父亲杨思俭到国公府帮你处理庶务,杨思俭来就罢了,他的女儿秀娘怎么也跑来看我?杨思俭本是想将秀娘嫁给你讨好皇后的,谁知秀娘却被皇后和圣人看中了,要选她入宫当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虽是国公府的继承人,与太子相比,你又算什么?杨思俭和秀娘又不傻!他说想跟你结两姓之好的意思,不是让秀娘嫁给你,而是想让我嫁到他儿子,你就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神色讽刺地看向兄长,“只有色心没有色胆的窝囊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敏之脸色铁青,厉声喝道:“谁许你这么没大没小的?!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却不怕他,“难道不是吗?我想进宫,皇后殿下那边行不通,我还会想办法,还知道要讨好圣人宠爱的长公主。可阿兄你呢?自己喜爱的小娘子就在你眼前,你却只敢在心里肖想,什么都不敢做。都说酒壮怂人胆,大不了阿兄就喝几坛酒后,冲到秀娘的院子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敏之似乎是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会说出这些话来,脸都气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却还嫌不够,她语气轻飘飘的,“阿兄喝了酒之后,不是还敢冲到我的房间,要跟我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略顿,随即语气充满了挑衅的意味,“换成是秀娘,你就不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的话彻底惹恼了贺兰敏之,他一个箭步上前,一只大手扣住贺兰氏的手腕,另一只手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目光怨恨地望向兄长,“你打,最好打坏我的脸,把我的脸打坏了,我看你让谁嫁到杨家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敏之恨恨地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氏踉跄了两步,头上的一支珠花落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妹俩吵半天,没分出胜负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沄看着落在草地上的珠花,阳光下,那珠花折射出七色的彩虹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显眼的珠花掉了,可贺兰敏之跟贺兰氏都没发现,可见两人是真的气疯了。

  https://www.dushuzhe.com/book/19189/12663035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dushuzhe.com。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ushuzhe.com